33288天机神算
当前位置:主页 > 33288天机神算 >
www.822119.com酒香娘子:农女养夫日常
发布日期:2019-11-02 11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9-10-27“华夏第一青铜马”仿古品彰显襄阳艺术魅力香港白小相开奖资料今天@山东人一批新,首先非常感谢您在合作期间的付出! 现为了进一步整合资源,百度阅读即日起将停止自出版业务,其他业务不受影响。我们非常遗憾与您结束合作。现为了最大程度保障您的权益,希望您解除在注册和使用百度阅读自出版服务时与我们签订的协议。

  您的书籍会在您确认解约后的3个工作日内在百度阅读平台下线,后台仍可查看,建议您做好相关备份工作;

  请您于2019年12月31日23:59:59前在百度阅读平台后台申请提现;

  黄昏的夕阳金灿灿地洒满整个小河村,一群玩得满身泥巴的小孩正一窝蜂地围着一座简陋的小院,拍着手唱着不知道是村里谁编的童谣——

  “……丑女十旬没人要,捡个哑巴童养夫,爹不疼,娘不爱,哑巴配个丑八怪……”

  温十旬听着自家院子外传来的孩童的哄笑声,正绣着嫁衣的手不知不觉就停了下来。她看了一眼桌上铜镜映出的半副面孔,远山眉,水星眸,鼻若悬胆,唇若涂朱,本该是极好的相貌,却生生被左额上那拳头大的胎记给破坏了。

  她望着自己笑了笑,又低头继续绣嫁衣。若是前世她听见村子里的孩子唱这首童谣,她是一定会气得跳脚,拿大扫帚把他们全都哄走。可如今重生回来再听见,居然连这歌里的讽刺都觉得亲切。

  秋日的桂花香阵阵飘进屋来,她深深地吸了几口,只觉得满腹芬芳,神清气爽。重生真好,虽然她前世枉死,可老天到底待她不薄,又给了她从头再来的机会。

  院子突然响起的尖锐嗓音让十旬皱起了眉头,她听见她娘正向来人求着情,“大嫂,不是说好半年后还的吗?鸣儿的束脩还未交……”

  今儿是是第二回了吧,她重生回来不到一个月,大伯娘刘氏就上门催债四次,还真是和前世一模一样。

  当年闹饥荒,爷奶可是卖了她爹才养活一家人的,后来她爹为救主断了一条腿,主家宽厚给了二百两银子,有银子傍身,她爹虽残疾但日子也不至太难过,偏偏他是个孝顺的,这二百两近乎全给了爷奶,后来就到了大伯手上。

  “交什么束脩,你还真当你家温元鸣那怂包能中状元呐?就算他真有这本事,你也不想想哪个状元郎会愿意做个倒插门娶个村姑,还是个丑八怪!那怂货一看就是个白眼狼,日后发达了也轮不到你们享福,青天白日的做什么美梦呢!”

  十旬冷笑着将嫁衣最后一针绣完,刘氏这人虽可恶,眼光倒是毒辣,可不就是只白眼狼么?

  前世温元鸣娶了她,成了他们温家的倒插门后虽未中状元,却机缘巧合成了威名远扬的大将军。爹娘都高兴疯了,一天到晚盼着他回来,可最后盼来的却是二百两纹银和一封给她的和离书,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——

  可怜她爹娘从小将他从雪地里捡回来,给了他姓名,含辛茹苦地将他养大成人,宁可低着头到处求人借钱也要供他读书科举。他们对他的好,连她这唯一的女儿都要靠边站。哪想到人家飞黄腾达之后却只当他们是污点,迫不及待地要抹去。

  后来他另娶,她二嫁,连爹娘过世他都不曾来看过一眼。直到多年后他被另娶的妻子出卖,因谋反锒铛入狱,自己顾念着旧情和爹娘的遗愿去见他最后一面,却莫名其妙被人一刀捅死在他面前……

  还好老天有眼,让她重生回来,可惜没再早重生几年,若重生在小时候,她一定不会让爹娘把温元鸣那白眼狼给捡回来。

  十旬轻轻抚摸着大红嫁衣上精美的彩绣,那刺目的红如同她前世心口汹涌而出的热血。www.822119.com

  院子里,刘氏正叉着腰指着温母的鼻子骂,“你们家倒插门能不能上学我管不着,我只知道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!”她转头看向篱笆外围聚过来看热闹的村民们,高声问了一句,“你们说是不是啊!”

  “听见没,听见没!你不给,我就自己进去搜!”刘氏的底气更足了,上前两步就要推开温母进屋。可她的手还没沾到温母的衣服,就被屋里突然出来的人一把拗住手指,她顿时就如杀猪一般叫了起来,“哎呦!温十旬!你个丑丫头,小贱蹄子快放手!”

  刘氏吡着牙揉着手退后了几步,本想扇十旬两耳光出气,可抬眼对上十旬那双幽冷冷的眸子,莫名就觉得背脊上一阵发凉,竟是有些不敢还手,只能嘴里强硬道,“当然有!”她恨恨从怀里掏出一张泛黄的纸,“死丫头,你瞧仔细了,这可是你家怂包亲手写的。”

  温母却是抢先一步握住十旬的手,又急又气道,“十旬!这银子是给鸣儿交束脩的,让你爹跟大伯好好说说,再宽限个几天。”

  “娘……”十旬皱着眉头正要把手抽出来再说些什么,忽然听见半掩的院门吱呀一声,一名青衣少年走了进来。

  看见温母和十旬纠缠着的手,他略怔了下,又看了一眼一旁挑着眉毛看他的刘氏,顿时就微微皱眉,却只问了两个字,“怎么?”

  “鸣儿?”温母看见温元鸣吃了一惊,她和温父一向是瞒着他家里的情况的,“今个儿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……”

  “哟,见到长辈也不知道问好,书都读到狗肚子去了!”刘氏一看见他就冷笑道,“就你这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的也配科举?一个秀才恐怕就到头了,难怪村里人都以为你是哑巴!”

  见温母掩饰地把她握着钱的手往身后藏,十旬心里就一阵来气。说起来这麻烦还是温元鸣惹来的,若非他上个月在县城举办的诗会上一举夺魁,得了知县的赏识和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,出尽了风头。

  而她那个大堂哥,也就是大伯娘总挂在嘴边的天才长子,却因为行抄袭温元鸣的诗稿被书院开除,一时间成为整个水宁村的笑柄。掐尖要强了一辈子的刘氏也不会咽不下这口气,提前来逼债。

  她抬头瞪着温元鸣,瞪着他那比前世记忆中青涩许多的眉眼,不得不说他的确生得极好,飞扬的剑眉,高挺的鼻梁,上挑的眼尾,还有微抿的唇——

  “很好。”十旬冷笑着不再多看他一眼,一把将手抽回来,不等温母再阻拦就把钱塞进刘氏手里,“大伯娘,这钱我们算是还清了。”

  京ICP证030173号京网文[2017]2863-327号©2019Baidu使用百度前必读平台协议企业文库广告服务百度教育商业服务平台

Power by DedeCms